好·賞·玩

我為什麼寫推理小說

2020-01-07 作者:《信報財經新聞》專欄《後不變期》-余家強 流覽418次

我的《佛系推理》實體書和電子書即日上架,既然本在《信報》連載,又經《信報》出版,這裏打打廣告無妨,況且不只談自己,想談普遍現象。

小弟從事人物專訪出身,朋友知道我出書,說應該把專訪結集。我倒明白,訪問就是名人明星發言,大眾愛看成功才俊高低跌宕,覺得值得借鏡,汲取教訓,或乾脆為了八卦。寫稿者的角色,雖然偶爾挑戰,但通常傳訊員而已(reporter嘛),以音樂為喻,形同唱口水歌。


鍛煉耐性

大馬出道的Gin Lee相告,早年在annual dinner等場合,一唱鄧麗君、Celine Dion便滿座掌聲,口水歌手密密接job又易賺錢,但她知道,掌聲屬於鄧麗君和Celine Dion,自己什麼也不是,所以寧願來香港捱窮都要成為灌唱片的真歌手。

世情如此弔詭,我因為訪問時聽Gin Lee這樣說,才決定出書──做些屬於自己的事。

「那麼專欄結集吧。」朋友說:「短短的易消化。」小弟託賴地盤不少,《後不變期》年多來便累積百幾篇。專欄當然反映心聲,但怎說呢,我不太在意將它出書。月旦時事,新鮮熱辣,讀者宜每日閱報,出書未免明日黃花,感受變淡。

更實際在,我寫小說比寫專欄吃力。專欄一千幾百字,好好醜醜一篇過,各自獨立;小說長得多,要細心部署,鍛煉耐性,承《信報》總編輯郭艷明小姐容許我每周連載。此形式既復古又刺激,無得返轉頭。

正由於過往寫太多「即食文章」,我反其道鍾情於推理,像給自己出道難題。這方面華文遠不及歐美日本,最大原因是作家們流於天馬行空,俗語「打天才波」。例如古龍武俠起筆似足偵探,氣氛懸疑,見步行步,結局卻無法自圓其說,信口開河,缺乏深思熟慮之故也。評論家一早共識,金庸《倚天屠龍記》的荒島奇案亦漏洞處處。吾亡友林燕妮夠坦白,曾戲言叫我教她寫推理,她率直性格構思不出謀殺詭計的。


fact check費時

想填補弱項,《佛系推理》就此逢星期六摸石子過河至今,中篇單元,角色連貫,似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》。連載好玩,但恐怕被誤會前言不對後語(所謂公平原則),畢竟印成單行本才均真,兼一氣呵成,作為第一階段總結。

朋友說:「小說即係虛構啦,冇嘢學。」殊不知我付出心血最多──《佛系推理》牽涉歷史、文學、宗教、科學等知識,fact check費時。相信不單我,同業和推理迷其實都絕非佛系。小說被嘲「文人末技」,是耶非耶,還請諸君賜教。

Eunice,出版了,可惜你看不到。



你也可能會喜歡:
  • 佛系推理